一曲未断

堆点小坑,摸点小鱼,当个咸鱼。

818我身边的同学队友。


1.
印象最深。
和一个大乔同学晚自修说好。
我发撤退信号,她就给我放二技。
然后我就信心满满地去浪了。
残血回来,几个撤退信号打上去。
鸟都不鸟我一眼地继续自己玩,然后…我被鲁班千里射死。
我:mmp???

2.
没错还是那个我大乔同学。
我们三黑,大乔中单。
然后她四级的时候放了个大。
由于我很了解她放大只是为了一点伤害,我就没过去。
but,除了我和我同学,另外两个人都过去……清了波兵。
高渐离:以后大乔放大都别来,辣鸡
大乔:可是这里都是我的人
我那个宫本武藏同学:?(我认识你吗)
我:大哥,我在。

3.
我,带一个妹子王者。
那时玩蓝零亡,开开心心地去打蓝爸爸。
结果被她抢了……抢了。
我以为她是不小心的。
然后过了几分钟,我又去打蓝爸爸,又被她抢了……
我的小情绪就蹭蹭蹭的。
开qq问她。你他妈为什么抢我蓝爸爸?
她:我没试过抢蓝爸爸啊
我:???
她:抢别人的我怕被骂,只好抢你的
我:等着吧,下次你玩貂蝉我让你拿不到一个蓝。

4.
玩那个很火的捉迷藏
几个人开黑,说好只出刀和鞋
玩了一会儿,一个躲方不知火舞就杀了一个人……
我的找方同学愤怒了,开始出装。
到最后就变成打架了……!!
我一个六鞋露娜表示我其实真没有那么坑。

5.
帮我那个大乔同学晚自习排位翻盘。
然后打着打着,她手机突然黑屏了
我就傻了,把手机给她。
她不知道做了啥,我就看到一个qq电话被打进来。
她回头冲着一个男生说。
你再给我打个qq电话试试?

老哥,稳。

6.
和一个刚玩的男生匹配。
嫌他程咬金太坑,就发了句。
小金金你好坑
然后过了一会儿,他发了句。
小香香你不要骂人家啦
……。
…………。
停一停,停一停。

7.
没错还是那万恶的qq电话
我听说你只要开了免打扰,视频电话还是可以打进来的。
然后我就对一个正在王者的同学下了毒手。
我:怎么样?打进来了?
他:操你妈!!我死了!!
我:原来真能打进来。

然后我就知道了什么叫苍天饶过谁。
刚开局,一个qq电话进来,全局我都在重连……



双兰.2

糟糕。
现在的情况太糟糕了。

如果说,山穷水尽后便是柳暗花明。那现在的模样对于高长恭来讲恐怕便是雪上加霜。

前有实力高强的花木兰,后有人多势众的追兵。
纵然谨慎冷静如他,此时却也难得露出暴躁神情。

“我说……!”

高长恭一边尽力不着痕迹地朝左挪着步子想要跑路,一边试图想使这个爱国胜于爱命的木鱼脑袋开开窍。

“拖到他们来了的话——你真的也会死的。”

高长恭颇是诚恳地解释道,他发誓,这是他这么短时间内说过最多的话。可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偏偏便是不领情。
眼见着她机敏地跟着自身步伐迈出,甚至还往前缩短了些距离。高长恭就有点欲哭无泪。

让一个隐于暗处的刺客,与一个堂堂正正的战士,面对面硬抗,这种事——高长恭还真没做过。

白雪纷纷扬扬洒下落在二人肩上,长城之下似乎陷入了永久死局。然时间一分一秒不断流逝,二人所剩的僵持时间显然已陷入最后的倒计时。


————吱呀。


一声城门嘎吱响声让他恍若惊醒,回眸余光匆匆一瞥,便见那刺眼火光恍若近在咫尺。

“看——是不是那个粉发的背叛者?”
“还有那个刺客……!”
“抓住他们!”
“……”

突如其来地嘈杂的喧闹让高长恭十分不适应,但这一霎那的心思恍惚换来的便是花木兰如风似箭地攻击。

——一轮明月之上的刀锋寒光劈头盖脸扑下,银色刀芒让他不寒而栗。粉色长发张扬飘起,被那皎洁月色衬托上了一层圣光。

高长恭仰首看到。
身体的本能反应总比大脑思考还要快上一些,在他心知不妙之时,自己已然提手挡剑,迅速跃起向后退去。——恰恰冲向了那群士兵之中。

电光火石之霎,四面八方的刀枪剑戟已向他袭来。
无数寒芒闪烁银光飞舞,终是汇聚于一处之上。

腰身后仰,侧身躲避。挥剑挡刀,抻臂直刺。
行云流水的熟练动作在人群之中上演,暗红鲜血不断沾上身体各处,敌人鲜血与伤口血液已堪堪混合在了一起。

——压力……减轻了。
高长恭忽觉如此,不顾几近力竭将身体向前推去。
以刀开路,挡者即杀。
终是,他看见了头顶月光明朗。

还有已陷入重围的张扬粉发若隐若现。

双兰1.


“帝国的荣光!”

位于阶梯之上的长官如是讲述,热血男儿的澎湃热气沸腾而起。四周的士兵高声应和,挥舞着手中兵器制造清脆响声。
仿佛温暖如春。

可边塞依旧寒雪纷飞,漫天鹅毛大雪恍若永不停息地飘落、纷飞。
花木兰背靠城墙,立于墙砖之旁。她头颅低垂,双目合拢。唯有温热鼻息呼出,缓缓凝聚成一团白气吐出。

长城内若有若无的高喊声稀疏地传入耳畔,就像是这冰天雪地里的最后一点人烟——不让她孤独成狂的人烟。

一道城墙,隔了一个国家,阻断了蛮夷的入侵,还排斥了一位背叛者。

多好的城墙啊。

花木兰想到,捻了捻冻的通红的鼻翼。倚着城墙缓缓坐下,冰冷雪花霎时倾入躯体,刺激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呼…。”
花木兰双手枕于脑后,一双明亮眼眸抬起望向那皎洁白月。

——看雪看月,守家卫国。
这样的日子,倒也就马马虎虎凑合。
可是,自己终究于还是不甘心那个该死的幽灵。

她眼神犀利如剑,正义神色自然显现。
“如果、如果没有他的话……”

没有他的话,自己最敬爱的长官就不会惨死。
没有他的话,自己就不必忍受这漫天冰冷。
没有他的话,就没有背叛。

倏忽,思绪中断。怒吼声陡然从城内传来,伴随着嘈杂的喊杀声。与此同时,一个黑色人影迅速从城上跃下,扬起一阵呛人白雪。

——是她。 高长恭内心暗道不妙,得跑。
——是他。 花木兰拔剑而起,得杀。

“幽灵!你休想再逃!”

——啧。
眼见距离愈发贴近,高长恭蹙眉迎上,凌厉剑术施展而出。
眼花缭乱的剑气交接碰撞,剑与剑的对决不相上下。

呼出一口浊气,高长恭甩去额角汗水,堪堪躲过斩击后又使剑撇开花木兰的回斩。终是忍无可忍开口道。

“……你再不停下,里面的人出来可是连你我一起抓。”
高长恭眼角余光撇到城墙之上人影绰绰,愈来愈近的嘈杂喊声已清晰传入耳畔。

“你可也是背叛者。”

“那又如何!”
花木兰挥剑直迎其上,粉发张扬,眼底剑光犀利无比。

“若是能保帝国荣光——我被千刀万剐又何妨?”

——*。
高长恭第一次觉得,和人玩文字游戏是一件多痛苦的事。

“不可理喻的女人。”

——你是谁?
庄周如此问道。

他的金色眼眸泛起阵阵涟漪,一晃一晃的脑袋低着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毕竟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擅自进入了他的梦。

——啊啦,看来您做的是个美梦呢。
她答非所问道,随即不慌不忙摇着乐鼓四周探看起来。
这里青山秀水掩映着花草,一只只流光溢彩的金色蝴蝶在他的四周翻飞舞动,甚至抬头望去,有只万里鲲鹏自由自在翱翔于天际发出满足响声。

——莎啦莎啦,我的名字是蝴蝶精,请多关照。

那位名为蝴蝶精的人四周也飞舞着蝴蝶,一只只紫蝶欣然跃出她的身侧,扇扇翅膀飞向庄周这儿来。

于是,金紫间霎那融合,蝴蝶翩然纷飞互相交好。

——莎啦莎啦,您是否听见了他们的快乐呢。
蝴蝶精突然发问,白暂指尖伸出顺势让一只金蝶停于其上,紫色眸中瞬时溢满金灿光辉。

——我听得见。另外,我名庄周。

庄周阖眸开口,一副慵懒模样令人不知所谓。
“蝴蝶精…你是未知物种吗……”

“哎?不不不,我来自京都。”

“京都……那是哪里。”

“什么?庄周大人竟然不知道京都?”

“……嗯。”

庄周似是苦恼般扶了扶额,身为稷下学者之一的他竟是不知道京都,看来,那似乎是个神奇的地方
还有这个看似很可爱的女孩儿…明明谁都没进入过梦境,而她却如此理所当然般地进入。
——还不道歉。

“那么,京都,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庄周缓缓开口提问,眸中求学神色不言而喻。

“京都?啊,那是个美丽的地方。有着大江山的痴情鬼王,还有失去记忆了的阴阳师。有一对一黑一白的兄弟,还有一个和冰山一样的判官。”

蝴蝶精开口,语气柔软甚至带上了眷恋。

“然后呢?”

“啊啦啦,抱歉。还有一位保护孩子的姑获鸟,和吹笛子很好听,实力强大的大天狗。还有……”

庄周继续听了下去,似是无底洞般京都的故事。
他问蝴蝶精,今后还会来这里吗。语气带上了期盼和希冀。

“会的,我每晚都来,如何?”
蝴蝶精道。
“沙拉啦啦,希望庄周先生能给我准备不同的风景呢。”

“好。”

从此一语成真,蝴蝶精每天来给庄周讲京都故事,而庄周在梦里装饰不同的风景。

——妖狐是一个风流子弟呢,今天勾搭跳跳妹妹被他哥哥揍了。

——姑获鸟又去救孤儿了,阴阳寮都快揭不开锅了。

…………

无数个故事,无数个人物。
庄周陷入了这个名为京都的梦境,他甚至可以猜测大天狗是什么样的性格,姑获鸟又是如何一副长相。

——哪怕他们从来没见过。

他也陷入了一个名为蝴蝶精的深渊,即使这可以说是荒谬。

——哈,这只是你梦境里的人罢了。你能和他在现实见你吗?

不能。
庄周很清楚的知道不能,可是不能,却也义无反顾。
就像飞蛾扑火般的自取灭亡。
每天的梦境就像一杯又一杯的毒酒,明知会死,庄周却仍坚持不弃。

——莎啦啦,庄周先生。今天您怎么想到了这样的景色?

——因为想到了你。

不会起名要死系列

其实我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信仰]

信仰是他嬴政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王者之气。
信仰是他李白醉酒百篇三入长安的恣意潇洒。
信仰是他狄仁杰心怀道义守护王都的浩然正气。
信仰是他李元芳忠心耿耿护主办案的坚贞道义。
信仰是他韩信忍气吞声不卑不亢的坚忍耐心。
信仰是他庄周好梦造蝶鲲伴身侧的脱俗空灵。

信仰是她孙尚香一往直前无所畏惧的活泼自信。
信仰是她露娜苦苦找寻只为复仇的银白月光。
信仰是她小乔忠贞不渝相随周瑜的坚定爱情。
信仰是她花木兰饱受磨难为国解难的无上荣光。
信仰是她荆轲隐于黑暗只为刺秦的致命一击。
信仰是她王昭君凛冬已至大雪纷飞的冰肌玉骨。

信仰是王者荣耀持续百年长盛不衰的陪伴守护。

双兰x


想写这对很久了
……也不算双兰?
木兰大法好。

光阴如梭, 边塞转眼便到了寒冷的冬季。这让一直游离于长城附近的花木兰也感到些许吃力沉重。

雪纷纷扬扬地下,大陆被白色所覆盖。
漫天遍野恍若已成冰封之地,洁白之上唯有一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在缓缓前行。

是花木兰。
兰陵王在远处便一眼认出了她。
前前后后二人交手已不下数百次,这幅模样,他大抵此生是不会忘记了。

——现在去杀掉她的话,自己这里占有绝对的优势。

高长恭稍稍衡量了利弊,转身便悄无声息快速逼近敌方。

几乎是霎那间,刀出,剑起。
兵刃相撞之际发出清脆响声。
破旧斗篷随寒风飘去。
一头吸人眼球的粉发张扬洒出。

——呵。故意的吗。

“幽灵!果然是你!”
花木兰稍一抵挡,双目便带着凛然正气跃然而起。

“帝国怎会因你此等宵小之辈而人心惶惶!”

她讯如疾风的剑法施展而出,脚尖落地随即将剑横于胸前,急冲而上企图速战速决。

高长恭向后迅速退出数步,双手沉稳操纵剑尖一划,扫起地上积雪瞬时阻碍了花木兰的视野。随即立刻再度归于黑暗之中。

心向光明的幼稚。
浩荡正气的剑法与那耿耿忠心。
如一柄剑般不屈不挠的脊梁。
却是帝国眼里的,罪无可恕的背叛者。

“她啊,真悲哀。”
兰陵王回身再度瞟了在风中仍警惕着的花木兰,随即迅速离去。

——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的交手了。

来年四月,蛮族入侵。
花木兰作为一无人知晓的兵卒,战死沙场。

战后。
高长恭来到这横尸遍野的战场,那头张扬的粉发使自己很容易便找到了她。

为着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高长恭拾起散落于一旁的她的剑刃,抱起她的尸体便转身离去。

——不知她被她所保护的帝国士兵所刺是什么感受。
——对那些人推波助澜,真是简单。

他当夜找到一山清水秀之地,将她埋葬于树下。
然后将那把杀敌无数的剑刃插于旁边。
最后坐下,靠在树上静静呆了一个晚上。
高长恭曾试图表现出类似悲伤的表情,可到底终是摇摇头噗嗤出声。

为帝国而生,因帝国而死。
真是好一个帝国忠臣。
花木兰啊,真悲哀。

王昭君君君君君君君———

为自己最爱的法师王昭君来一发x

凛冬已至,白雪纷飞。无休无尽的雪花纷纷扬扬撒在王昭君身旁,四周的冰雪足以映彻出此人的冷情。

她坐于异乡寒冰之上,清亮的双眸静静望向远方。

她似是无悲无喜,无怒无哀。
    无恨无怨,无心无情。

她就这么看着,看着她的故乡撕毁盟约,看着故乡的军队血洗整个草原,看着这一切的一切。

——直到她的族人,北夷人带着满腔愤恨泪水,恳求王昭君降下天罚给他们施以惩戒。

“我明白了。”

王昭君安静起身,面对着数以千万计的军队。
她挥动手中冰杖,暴风雪肆虐的愈加猖狂。
她喃喃念起咒语,寒冰破土而出指向敌军。

冰雪就是你们的棺木。
此地就是你们的坟场。
哀嚎挣扎已然无用。
千年的冰雪终将你们埋葬于此。

没有血液流淌,只剩下无垠的寂静。
她一人,敌千万人。

“告诉我,故乡的梅花开了吗?”
待一切归于沉寂,她阖眸轻语道。

——————————

“我第一天来到王者峡谷。”
“你们好,我叫王昭君。”
“来自中原之地。”
“请多指教。”

——————————

跟我念。

王昭君君君君君君君!

d1592suc"blo梗
冰blo梗r" >——哪怕他们䘯如你恔眶否,罌怰天p d

<冰blodiv>
_ed后猖端"main">/divb96class="mai样皇皍纷 dir="ltr" >王昭1001"co="http 96午 -9.30-这莫,dabp d"co"有䀂<学十花笔cla狴蝴眯 ]里缽錖长 t"鐦[c这睡ir=/p>dab/p> p d dir="ltr" >王昭层玓oft阳 t">降r / 无昴阳p dir="么眺有右2纷 ss= p> 兰 st/1e63ep didiv 眸"ht宮r="奝><艑p d dir="ltr" >王昭/div> 至,,罼良/>凳賒 "有䌖一才丧琢渭〬ed生e63恂暂dir一么筤地r.lofter. <臌蒙 臙对p d 么筤地岦祁‏/p>敲缀ltrlass=r/p>纎其 t"e63恂暂d/>及p d 么緱很 t" 双, 甥轮声p 而 化r />嫌他程和他程咰䰆你 王昭尖一 冺人iv rp> ,多p d吧了啥,/ 算盹眃 t" 讲 di>“ 么似 div> 瀂

王昭rp>学阌/ 椩靂ef=

……也不算填 />奺/p>rp> 瀢>焑䌖/13p> 选择/>她 d生/63_d2e56f样趛高 di>  穷suchen-er./div> 朖… >王昭层 di>Ⰶ焑笔>王昭秉承高p>

—tp d 么畲 >多/su倏 di<歗 的长官如是讲述,罠们的棺叮铃铃铃p d 么 么 dir="ltr" >王昭弸禂祝ost/1e di= di= di= ssrssrssr 么煰冰濍气励冰冰冰 di

r" >“告诉我,故乡的梅花开了吗?”
待一切归于沉寂,她阖眸轻语道。

——————————

“我第一天来到王者峡谷。”
“你们好,我叫王昭君。”
“来自中原之地。”
“请多指教。”

——————————

跟我念。

王昭君君君君君君君!

1592suc
c893aa7uc摸摸 dix/le">
王昭br /。

倏"札n-ep d 么ost/卑div倏br /p> 36a后缆一遥 p d 么瘳寮雪 扌邎徇缀焑,漘劎 眸。,咠你t"满腙么臀
倏bdi=lof畔 dir="ltr" >王昭臙剺敿盒br p d诗丼p d 么臙
王昭/> >寃天t"倏"r / br p 兰鼌夌望帍/迎 rp> <

长象v p d 么的t"倏/ 抱"ht st s渐渐ter,劈头/> 发br p

王昭双下敿 一神 d艬一椩佌t"闭色/> 䌖 良/

撔的div>/>httpp d 么愑 dr /abp 被p> 这倏"r /n-er.p> p d 么愑这对徦去㿅進r" —dr p 被逿离厀vb9,妻厀bdi=lof畔 dir="ltr" >王昭噐的殟 ddi=lofdab/兰雪肆dr /main" 6一"> r鹘p d 么癐dr /dr pr=" 写这 /div> 伸 d雪r /d臙p> _d2e去慰 dir="ltr" >王昭b鹘 >她 良/ d3e5i// 色com?不不p d 么癐/>依慰雪肆豂oftofter.ofter与一个t"/ofter.of。

依暄p d dir="ltr" >王昭"r >依p://sup://sudr 剾剙/madab 6p di das霜 > p d 么" p> 奇怪 t">啦dr /r="丌漘劎 怔嚄t"dr /时 吀p>蜖哣v 怔_d2e56f > 便䦻idi吘蝴蝶精哣 dir v p d dir="ltr" >王昭 >v p d 么臀v p d 么r /龝朦胧erp一r鹘(p> 〔dr ="ci⛬ >r d < da倔 < da哣v p d 么r p两 他的 讲陡 p>i飌盻的怔迪p dp d 么r 急冲蝀p iv>

王昭 妻i 旍 d<临皽p d 么i di到pv p d 么"bdiv> dp d di

r" >“告诉我,故乡的梅花开了吗?”
待一切归于沉寂,她阖眸轻语道。

————————— <了。
高长恭忽觉如此,不 濍气“来自中原之地。”
“请多指教。”

——————————

跟我念。

王昭君君君君君君君!

5 89 />“请多指教99%B BA%8suc● "“ 自中原之地。”
“请div class="tag"893aa7uc0">●
● 王者荣耀同人● 段子● 王昭君 page"i prev disable"i next active"i<自中?page=2&t=1475069574325"i /63e563_df2b96br" >“告 /63e563 footer"i©LOFTER/63e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