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未断

咸鱼的梦想是星辰大海👌

吾至此地。

似乎又到了百花齐放的季节。

此地战意盎然,旌旗飘扬,刀光交错。幽蓝的泉水缓缓沐浴过它底下的英雄,而他们则操起兵刃为荣耀而战。

――这是自己来到这里的大约第二年罢?
花木兰这么想着,操刀赶赴战场,一路蓝天白云,芳菲盛开。不禁让人思绪回溯,直到她初至此地的那天。
那是一个晴朗的上午,也是跟这般的鸟语花香。各路英雄纷沓而来,为着礼貌,为着好奇心,为着看一眼那传说中的不败之剑。
显而易见的,正气凛然的身姿很容易给人留下好感,而战场上总是处在最前方的,骁勇善战的背影也亦深深刻入人心。于是从此,传说之刃的名号便这么叫响了开来。

云起云涌,云卷云舒,花开花落便是一年又一年。
她结识了很多人、遇见了很多人。有英姿飒爽的那抹月光,有轻盈似仙的那朵――

“不要分心哟。”

花木兰倏忽打断思绪,翻身一滚险险躲过了那抹淡粉,随即迅速将剑直插入地以稳定身形。她抬眸洒脱一笑,利落地拔出剑刃道:

“谢谢提醒―。我要上了…!”

拼尽全力地去战斗,将那边塞浩荡之气挥洒殆尽――赌上作为一名战士的荣耀与骄傲,仅仅、仅仅是因为…

我在这里。




好久没写花木兰了…改版之后突然没有动力
还是觉得原版好看阿!!!巾帼之气!(虽然现在也很帅就是啦…但就是感觉缺了点东西。)
单是花木兰!无cp!
说起来玩了那么久…我花花的操作还是如此辣鸡

——你是谁?
庄周如此问道。

他的金色眼眸泛起阵阵涟漪,一晃一晃的脑袋低着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毕竟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擅自进入了他的梦。

——啊啦,看来您做的是个美梦呢。
她答非所问道,随即不慌不忙摇着乐鼓四周探看起来。
这里青山秀水掩映着花草,一只只流光溢彩的金色蝴蝶在他的四周翻飞舞动,甚至抬头望去,有只万里鲲鹏自由自在翱翔于天际发出满足响声。

——莎啦莎啦,我的名字是蝴蝶精,请多关照。

那位名为蝴蝶精的人四周也飞舞着蝴蝶,一只只紫蝶欣然跃出她的身侧,扇扇翅膀飞向庄周这儿来。

于是,金紫间霎那融合,蝴蝶翩然纷飞互相交好。

——莎啦莎啦,您是否听见了他们的快乐呢。
蝴蝶精突然发问,白暂指尖伸出顺势让一只金蝶停于其上,紫色眸中瞬时溢满金灿光辉。

——我听得见。另外,我名庄周。

庄周阖眸开口,一副慵懒模样令人不知所谓。
“蝴蝶精…你是未知物种吗……”

“哎?不不不,我来自京都。”

“京都……那是哪里。”

“什么?庄周大人竟然不知道京都?”

“……嗯。”

庄周似是苦恼般扶了扶额,身为稷下学者之一的他竟是不知道京都,看来,那似乎是个神奇的地方
还有这个看似很可爱的女孩儿…明明谁都没进入过梦境,而她却如此理所当然般地进入。
——还不道歉。

“那么,京都,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庄周缓缓开口提问,眸中求学神色不言而喻。

“京都?啊,那是个美丽的地方。有着大江山的痴情鬼王,还有失去记忆了的阴阳师。有一对一黑一白的兄弟,还有一个和冰山一样的判官。”

蝴蝶精开口,语气柔软甚至带上了眷恋。

“然后呢?”

“啊啦啦,抱歉。还有一位保护孩子的姑获鸟,和吹笛子很好听,实力强大的大天狗。还有……”

庄周继续听了下去,似是无底洞般京都的故事。
他问蝴蝶精,今后还会来这里吗。语气带上了期盼和希冀。

“会的,我每晚都来,如何?”
蝴蝶精道。
“沙拉啦啦,希望庄周先生能给我准备不同的风景呢。”

“好。”

从此一语成真,蝴蝶精每天来给庄周讲京都故事,而庄周在梦里装饰不同的风景。

——妖狐是一个风流子弟呢,今天勾搭跳跳妹妹被他哥哥揍了。

——姑获鸟又去救孤儿了,阴阳寮都快揭不开锅了。

…………

无数个故事,无数个人物。
庄周陷入了这个名为京都的梦境,他甚至可以猜测大天狗是什么样的性格,姑获鸟又是如何一副长相。

——哪怕他们从来没见过。

他也陷入了一个名为蝴蝶精的深渊,即使这可以说是荒谬。

——哈,这只是你梦境里的人罢了。你能和他在现实见你吗?

不能。
庄周很清楚的知道不能,可是不能,却也义无反顾。
就像飞蛾扑火般的自取灭亡。
每天的梦境就像一杯又一杯的毒酒,明知会死,庄周却仍坚持不弃。

——莎啦啦,庄周先生。今天您怎么想到了这样的景色?

——因为想到了你。

双兰x


想写这对很久了
……也不算双兰?
木兰大法好。

光阴如梭, 边塞转眼便到了寒冷的冬季。这让一直游离于长城附近的花木兰也感到些许吃力沉重。

雪纷纷扬扬地下,大陆被白色所覆盖。
漫天遍野恍若已成冰封之地,洁白之上唯有一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在缓缓前行。

是花木兰。
兰陵王在远处便一眼认出了她。
前前后后二人交手已不下数百次,这幅模样,他大抵此生是不会忘记了。

——现在去杀掉她的话,自己这里占有绝对的优势。

高长恭稍稍衡量了利弊,转身便悄无声息快速逼近敌方。

几乎是霎那间,刀出,剑起。
兵刃相撞之际发出清脆响声。
破旧斗篷随寒风飘去。
一头吸人眼球的粉发张扬洒出。

——呵。故意的吗。

“幽灵!果然是你!”
花木兰稍一抵挡,双目便带着凛然正气跃然而起。

“帝国怎会因你此等宵小之辈而人心惶惶!”

她讯如疾风的剑法施展而出,脚尖落地随即将剑横于胸前,急冲而上企图速战速决。

高长恭向后迅速退出数步,双手沉稳操纵剑尖一划,扫起地上积雪瞬时阻碍了花木兰的视野。随即立刻再度归于黑暗之中。

心向光明的幼稚。
浩荡正气的剑法与那耿耿忠心。
如一柄剑般不屈不挠的脊梁。
却是帝国眼里的,罪无可恕的背叛者。

“她啊,真悲哀。”
兰陵王回身再度瞟了在风中仍警惕着的花木兰,随即迅速离去。

——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的交手了。

来年四月,蛮族入侵。
花木兰作为一无人知晓的兵卒,战死沙场。

战后。
高长恭来到这横尸遍野的战场,那头张扬的粉发使自己很容易便找到了她。

为着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高长恭拾起散落于一旁的她的剑刃,抱起她的尸体便转身离去。

——不知她被她所保护的帝国士兵所刺是什么感受。
——对那些人推波助澜,真是简单。

他当夜找到一山清水秀之地,将她埋葬于树下。
然后将那把杀敌无数的剑刃插于旁边。
最后坐下,靠在树上静静呆了一个晚上。
高长恭曾试图表现出类似悲伤的表情,可到底终是摇摇头噗嗤出声。

为帝国而生,因帝国而死。
真是好一个帝国忠臣。
花木兰啊,真悲哀。

王昭君君君君君君君———

为自己最爱的法师王昭君来一发x

凛冬已至,白雪纷飞。无休无尽的雪花纷纷扬扬撒在王昭君身旁,四周的冰雪足以映彻出此人的冷情。

她坐于异乡寒冰之上,清亮的双眸静静望向远方。

她似是无悲无喜,无怒无哀。
    无恨无怨,无心无情。

她就这么看着,看着她的故乡撕毁盟约,看着故乡的军队血洗整个草原,看着这一切的一切。

——直到她的族人,北夷人带着满腔愤恨泪水,恳求王昭君降下天罚给他们施以惩戒。

“我明白了。”

王昭君安静起身,面对着数以千万计的军队。
她挥动手中冰杖,暴风雪肆虐的愈加猖狂。
她喃喃念起咒语,寒冰破土而出指向敌军。

冰雪就是你们的棺木。
此地就是你们的坟场。
哀嚎挣扎已然无用。
千年的冰雪终将你们埋葬于此。

没有血液流淌,只剩下无垠的寂静。
她一人,敌千万人。

“告诉我,故乡的梅花开了吗?”
待一切归于沉寂,她阖眸轻语道。

——————————

“我第一天来到王者峡谷。”
“你们好,我叫王昭君。”
“来自中原之地。”
“请多指教。”

——————————

跟我念。

王昭君君君君君君君!

摸个莫名其妙的东西ww[盼愿]

大概会有男子组女子组……x
能不能撸全员……啊x

[盼愿]

愿他白衣长剑行天涯,一曲长歌诗百篇。

愿他坚守长安护江山,缉捕令出万人寒。

愿他千秋大梦无人扰,梦生庄周蝶生梦。

愿他才华横溢永不忧,有朝一日终得友。

愿他不信天地只信己,国士无双铭天下。

愿他恣意潇洒瞰世界,行且颂诗向远方。

愿他琴音出弦皆天籁,二人逍遥山水间。

愿他救死杀生永不悔,善恶因果一念差。

到时候去研究研究背景再来撸…x?
暗搓搓想要码女子组
继续问问有人一起开黑嘛?
押韵什么的……无视吧x【瘫】

摸段子ww

大概是清明节…?
蜜汁文风x
励志练段子xx
ooc求指教w

1.
“我来看你了。”
微雨拂草而过,润物而下。
雨声淅淅沥沥抚摸着泥泞路面激起细小水花,那似是漫天而下的雨水仍不管不顾落于人瘦削肩上。
身只觉着透心的凉彻刺骨,清明眸中却愈发坚定不已,似是想要将所有的事托盘而出。

“那时候的月光我还记得明晰,自从杀了你为家报仇,我却觉得你杀了“我”是为我好。”

露娜眸中难得柔和,俯身摸过崭新墓碑将白色花束置于下方,停顿片刻再次唇齿轻启。
“今年是兄长过的第一个清明,来年我还会再来的。”
语毕,深深凝望墓碑良久便转身离去,徒留一地风雨白花。
“兄长,今后的露娜,就只是月光之女了。”
那人的眼眸犀利如剑,月光的盛辉映于其上。

2.
李元芳捧着金黄菊花朝墓地走来。

比起曾经的稍显莽撞冲动,如今的李元芳显然早已成熟了许多,成为了长安城的赫赫有名的办案能手。
只是每年这个时候,李元芳都会抱着一切繁琐公务不顾案件来到这里,静静地呆上一个下午,在墓碑旁耐心办公。

“狄大人,您看现在的痞子真是愈发嚣张了。不顾王法,不知其罪!”

李元芳执笔在纸上陈列着人名,眉头微蹙时而突兀地询问一句这里应该怎么做,那里应该怎么做。
只是等待良久却仍没有一人来指指点点其中错误。元芳眼神掠过墓碑,终是沉默良久红了眼眶,无奈叹口气暗暗发誓。

“就算没有狄大人,元芳也会守护长安的。”

【暗搓搓其实就是想来找朋友…开黑什么的xx】
【来啊造作啊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