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未断

咸鱼的梦想是星辰大海👌

818我身边的同学队友。


1.
印象最深。
和一个大乔同学晚自修说好。
我发撤退信号,她就给我放二技。
然后我就信心满满地去浪了。
残血回来,几个撤退信号打上去。
鸟都不鸟我一眼地继续自己玩,然后…我被鲁班千里射死。
我:mmp???

2.
没错还是那个我大乔同学。
我们三黑,大乔中单。
然后她四级的时候放了个大。
由于我很了解她放大只是为了一点伤害,我就没过去。
but,除了我和我同学,另外两个人都过去……清了波兵。
高渐离:以后大乔放大都别来,辣鸡
大乔:可是这里都是我的人
我那个宫本武藏同学:?(我认识你吗)
我:大哥,我在。

3.
我,带一个妹子王者。
那时玩蓝零亡,开开心心地去打蓝爸爸。
结果被她抢了……抢了。
我以为她是不小心的。
然后过了几分钟,我又去打蓝爸爸,又被她抢了……
我的小情绪就蹭蹭蹭的。
开qq问她。你他妈为什么抢我蓝爸爸?
她:我没试过抢蓝爸爸啊
我:???
她:抢别人的我怕被骂,只好抢你的
我:等着吧,下次你玩貂蝉我让你拿不到一个蓝。

4.
玩那个很火的捉迷藏
几个人开黑,说好只出刀和鞋
玩了一会儿,一个躲方不知火舞就杀了一个人……
我的找方同学愤怒了,开始出装。
到最后就变成打架了……!!
我一个六鞋露娜表示我其实真没有那么坑。

5.
帮我那个大乔同学晚自习排位翻盘。
然后打着打着,她手机突然黑屏了
我就傻了,把手机给她。
她不知道做了啥,我就看到一个qq电话被打进来。
她回头冲着一个男生说。
你再给我打个qq电话试试?

老哥,稳。

6.
和一个刚玩的男生匹配。
嫌他程咬金太坑,就发了句。
小金金你好坑
然后过了一会儿,他发了句。
小香香你不要骂人家啦
……。
…………。
停一停,停一停。

7.
没错还是那万恶的qq电话
我听说你只要开了免打扰,视频电话还是可以打进来的。
然后我就对一个正在王者的同学下了毒手。
我:怎么样?打进来了?
他:操你妈!!我死了!!
我:原来真能打进来。

然后我就知道了什么叫苍天饶过谁。
刚开局,一个qq电话进来,全局我都在重连……



双兰.2

糟糕。
现在的情况太糟糕了。

如果说,山穷水尽后便是柳暗花明。那现在的模样对于高长恭来讲恐怕便是雪上加霜。

前有实力高强的花木兰,后有人多势众的追兵。
纵然谨慎冷静如他,此时却也难得露出暴躁神情。

“我说……!”

高长恭一边尽力不着痕迹地朝左挪着步子想要跑路,一边试图想使这个爱国胜于爱命的木鱼脑袋开开窍。

“拖到他们来了的话——你真的也会死的。”

高长恭颇是诚恳地解释道,他发誓,这是他这么短时间内说过最多的话。可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偏偏便是不领情。
眼见着她机敏地跟着自身步伐迈出,甚至还往前缩短了些距离。高长恭就有点欲哭无泪。

让一个隐于暗处的刺客,与一个堂堂正正的战士,面对面硬抗,这种事——高长恭还真没做过。

白雪纷纷扬扬洒下落在二人肩上,长城之下似乎陷入了永久死局。然时间一分一秒不断流逝,二人所剩的僵持时间显然已陷入最后的倒计时。


————吱呀。


一声城门嘎吱响声让他恍若惊醒,回眸余光匆匆一瞥,便见那刺眼火光恍若近在咫尺。

“看——是不是那个粉发的背叛者?”
“还有那个刺客……!”
“抓住他们!”
“……”

突如其来地嘈杂的喧闹让高长恭十分不适应,但这一霎那的心思恍惚换来的便是花木兰如风似箭地攻击。

——一轮明月之上的刀锋寒光劈头盖脸扑下,银色刀芒让他不寒而栗。粉色长发张扬飘起,被那皎洁月色衬托上了一层圣光。

高长恭仰首看到。
身体的本能反应总比大脑思考还要快上一些,在他心知不妙之时,自己已然提手挡剑,迅速跃起向后退去。——恰恰冲向了那群士兵之中。

电光火石之霎,四面八方的刀枪剑戟已向他袭来。
无数寒芒闪烁银光飞舞,终是汇聚于一处之上。

腰身后仰,侧身躲避。挥剑挡刀,抻臂直刺。
行云流水的熟练动作在人群之中上演,暗红鲜血不断沾上身体各处,敌人鲜血与伤口血液已堪堪混合在了一起。

——压力……减轻了。
高长恭忽觉如此,不顾几近力竭将身体向前推去。
以刀开路,挡者即杀。
终是,他看见了头顶月光明朗。

还有已陷入重围的张扬粉发若隐若现。

双兰1.


“帝国的荣光!”

位于阶梯之上的长官如是讲述,热血男儿的澎湃热气沸腾而起。四周的士兵高声应和,挥舞着手中兵器制造清脆响声。
仿佛温暖如春。

可边塞依旧寒雪纷飞,漫天鹅毛大雪恍若永不停息地飘落、纷飞。
花木兰背靠城墙,立于墙砖之旁。她头颅低垂,双目合拢。唯有温热鼻息呼出,缓缓凝聚成一团白气吐出。

长城内若有若无的高喊声稀疏地传入耳畔,就像是这冰天雪地里的最后一点人烟——不让她孤独成狂的人烟。

一道城墙,隔了一个国家,阻断了蛮夷的入侵,还排斥了一位背叛者。

多好的城墙啊。

花木兰想到,捻了捻冻的通红的鼻翼。倚着城墙缓缓坐下,冰冷雪花霎时倾入躯体,刺激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呼…。”
花木兰双手枕于脑后,一双明亮眼眸抬起望向那皎洁白月。

——看雪看月,守家卫国。
这样的日子,倒也就马马虎虎凑合。
可是,自己终究于还是不甘心那个该死的幽灵。

她眼神犀利如剑,正义神色自然显现。
“如果、如果没有他的话……”

没有他的话,自己最敬爱的长官就不会惨死。
没有他的话,自己就不必忍受这漫天冰冷。
没有他的话,就没有背叛。

倏忽,思绪中断。怒吼声陡然从城内传来,伴随着嘈杂的喊杀声。与此同时,一个黑色人影迅速从城上跃下,扬起一阵呛人白雪。

——是她。 高长恭内心暗道不妙,得跑。
——是他。 花木兰拔剑而起,得杀。

“幽灵!你休想再逃!”

——啧。
眼见距离愈发贴近,高长恭蹙眉迎上,凌厉剑术施展而出。
眼花缭乱的剑气交接碰撞,剑与剑的对决不相上下。

呼出一口浊气,高长恭甩去额角汗水,堪堪躲过斩击后又使剑撇开花木兰的回斩。终是忍无可忍开口道。

“……你再不停下,里面的人出来可是连你我一起抓。”
高长恭眼角余光撇到城墙之上人影绰绰,愈来愈近的嘈杂喊声已清晰传入耳畔。

“你可也是背叛者。”

“那又如何!”
花木兰挥剑直迎其上,粉发张扬,眼底剑光犀利无比。

“若是能保帝国荣光——我被千刀万剐又何妨?”

——*。
高长恭第一次觉得,和人玩文字游戏是一件多痛苦的事。

“不可理喻的女人。”

——你是谁?
庄周如此问道。

他的金色眼眸泛起阵阵涟漪,一晃一晃的脑袋低着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毕竟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擅自进入了他的梦。

——啊啦,看来您做的是个美梦呢。
她答非所问道,随即不慌不忙摇着乐鼓四周探看起来。
这里青山秀水掩映着花草,一只只流光溢彩的金色蝴蝶在他的四周翻飞舞动,甚至抬头望去,有只万里鲲鹏自由自在翱翔于天际发出满足响声。

——莎啦莎啦,我的名字是蝴蝶精,请多关照。

那位名为蝴蝶精的人四周也飞舞着蝴蝶,一只只紫蝶欣然跃出她的身侧,扇扇翅膀飞向庄周这儿来。

于是,金紫间霎那融合,蝴蝶翩然纷飞互相交好。

——莎啦莎啦,您是否听见了他们的快乐呢。
蝴蝶精突然发问,白暂指尖伸出顺势让一只金蝶停于其上,紫色眸中瞬时溢满金灿光辉。

——我听得见。另外,我名庄周。

庄周阖眸开口,一副慵懒模样令人不知所谓。
“蝴蝶精…你是未知物种吗……”

“哎?不不不,我来自京都。”

“京都……那是哪里。”

“什么?庄周大人竟然不知道京都?”

“……嗯。”

庄周似是苦恼般扶了扶额,身为稷下学者之一的他竟是不知道京都,看来,那似乎是个神奇的地方
还有这个看似很可爱的女孩儿…明明谁都没进入过梦境,而她却如此理所当然般地进入。
——还不道歉。

“那么,京都,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庄周缓缓开口提问,眸中求学神色不言而喻。

“京都?啊,那是个美丽的地方。有着大江山的痴情鬼王,还有失去记忆了的阴阳师。有一对一黑一白的兄弟,还有一个和冰山一样的判官。”

蝴蝶精开口,语气柔软甚至带上了眷恋。

“然后呢?”

“啊啦啦,抱歉。还有一位保护孩子的姑获鸟,和吹笛子很好听,实力强大的大天狗。还有……”

庄周继续听了下去,似是无底洞般京都的故事。
他问蝴蝶精,今后还会来这里吗。语气带上了期盼和希冀。

“会的,我每晚都来,如何?”
蝴蝶精道。
“沙拉啦啦,希望庄周先生能给我准备不同的风景呢。”

“好。”

从此一语成真,蝴蝶精每天来给庄周讲京都故事,而庄周在梦里装饰不同的风景。

——妖狐是一个风流子弟呢,今天勾搭跳跳妹妹被他哥哥揍了。

——姑获鸟又去救孤儿了,阴阳寮都快揭不开锅了。

…………

无数个故事,无数个人物。
庄周陷入了这个名为京都的梦境,他甚至可以猜测大天狗是什么样的性格,姑获鸟又是如何一副长相。

——哪怕他们从来没见过。

他也陷入了一个名为蝴蝶精的深渊,即使这可以说是荒谬。

——哈,这只是你梦境里的人罢了。你能和他在现实见你吗?

不能。
庄周很清楚的知道不能,可是不能,却也义无反顾。
就像飞蛾扑火般的自取灭亡。
每天的梦境就像一杯又一杯的毒酒,明知会死,庄周却仍坚持不弃。

——莎啦啦,庄周先生。今天您怎么想到了这样的景色?

——因为想到了你。

不会起名要死系列

其实我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信仰]

信仰是他嬴政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王者之气。
信仰是他李白醉酒百篇三入长安的恣意潇洒。
信仰是他狄仁杰心怀道义守护王都的浩然正气。
信仰是他李元芳忠心耿耿护主办案的坚贞道义。
信仰是他韩信忍气吞声不卑不亢的坚忍耐心。
信仰是他庄周好梦造蝶鲲伴身侧的脱俗空灵。

信仰是她孙尚香一往直前无所畏惧的活泼自信。
信仰是她露娜苦苦找寻只为复仇的银白月光。
信仰是她小乔忠贞不渝相随周瑜的坚定爱情。
信仰是她花木兰饱受磨难为国解难的无上荣光。
信仰是她荆轲隐于黑暗只为刺秦的致命一击。
信仰是她王昭君凛冬已至大雪纷飞的冰肌玉骨。

信仰是王者荣耀持续百年长盛不衰的陪伴守护。

双兰x


想写这对很久了
……也不算双兰?
木兰大法好。

光阴如梭, 边塞转眼便到了寒冷的冬季。这让一直游离于长城附近的花木兰也感到些许吃力沉重。

雪纷纷扬扬地下,大陆被白色所覆盖。
漫天遍野恍若已成冰封之地,洁白之上唯有一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在缓缓前行。

是花木兰。
兰陵王在远处便一眼认出了她。
前前后后二人交手已不下数百次,这幅模样,他大抵此生是不会忘记了。

——现在去杀掉她的话,自己这里占有绝对的优势。

高长恭稍稍衡量了利弊,转身便悄无声息快速逼近敌方。

几乎是霎那间,刀出,剑起。
兵刃相撞之际发出清脆响声。
破旧斗篷随寒风飘去。
一头吸人眼球的粉发张扬洒出。

——呵。故意的吗。

“幽灵!果然是你!”
花木兰稍一抵挡,双目便带着凛然正气跃然而起。

“帝国怎会因你此等宵小之辈而人心惶惶!”

她讯如疾风的剑法施展而出,脚尖落地随即将剑横于胸前,急冲而上企图速战速决。

高长恭向后迅速退出数步,双手沉稳操纵剑尖一划,扫起地上积雪瞬时阻碍了花木兰的视野。随即立刻再度归于黑暗之中。

心向光明的幼稚。
浩荡正气的剑法与那耿耿忠心。
如一柄剑般不屈不挠的脊梁。
却是帝国眼里的,罪无可恕的背叛者。

“她啊,真悲哀。”
兰陵王回身再度瞟了在风中仍警惕着的花木兰,随即迅速离去。

——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的交手了。

来年四月,蛮族入侵。
花木兰作为一无人知晓的兵卒,战死沙场。

战后。
高长恭来到这横尸遍野的战场,那头张扬的粉发使自己很容易便找到了她。

为着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高长恭拾起散落于一旁的她的剑刃,抱起她的尸体便转身离去。

——不知她被她所保护的帝国士兵所刺是什么感受。
——对那些人推波助澜,真是简单。

他当夜找到一山清水秀之地,将她埋葬于树下。
然后将那把杀敌无数的剑刃插于旁边。
最后坐下,靠在树上静静呆了一个晚上。
高长恭曾试图表现出类似悲伤的表情,可到底终是摇摇头噗嗤出声。

为帝国而生,因帝国而死。
真是好一个帝国忠臣。
花木兰啊,真悲哀。

王昭君君君君君君君———

为自己最爱的法师王昭君来一发x

凛冬已至,白雪纷飞。无休无尽的雪花纷纷扬扬撒在王昭君身旁,四周的冰雪足以映彻出此人的冷情。

她坐于异乡寒冰之上,清亮的双眸静静望向远方。

她似是无悲无喜,无怒无哀。
    无恨无怨,无心无情。

她就这么看着,看着她的故乡撕毁盟约,看着故乡的军队血洗整个草原,看着这一切的一切。

——直到她的族人,北夷人带着满腔愤恨泪水,恳求王昭君降下天罚给他们施以惩戒。

“我明白了。”

王昭君安静起身,面对着数以千万计的军队。
她挥动手中冰杖,暴风雪肆虐的愈加猖狂。
她喃喃念起咒语,寒冰破土而出指向敌军。

冰雪就是你们的棺木。
此地就是你们的坟场。
哀嚎挣扎已然无用。
千年的冰雪终将你们埋葬于此。

没有血液流淌,只剩下无垠的寂静。
她一人,敌千万人。

“告诉我,故乡的梅花开了吗?”
待一切归于沉寂,她阖眸轻语道。

——————————

“我第一天来到王者峡谷。”
“你们好,我叫王昭君。”
“来自中原之地。”
“请多指教。”

——————————

跟我念。

王昭君君君君君君君!

学院梗吧x


王者学院梗?

今天是个重要的大日子。
王者学院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紧张的期中考试。
这时候大概有许多学生想着作弊吧——他们也不例外。不过少数的学霸倒是满怀自信,端坐于座位之上不慌不忙阅读着试卷。

1001班  上午 -9.30-
分在一班的庄周此时已合上笔盖,懒洋洋眯着眼脑袋一低一低,显然是快要经不住睡意却还在强打着精神。

“哈…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
庄周右手撑起脑袋,嘴唇里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一副认真答题的样子实际却已睡起了懒觉。

位于他一旁的张良稍瞥一眼庄周,心下便开始琢磨这次怎么让刘邦考过。
——不知道前面教他的蒙题诀窍他记住没。
——他那班还真没一个人可靠……
张良不禁如此想道,看来是天让刘邦考不及格。
到底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饶过谁!!

1010班  上午  -9.30-

作为倒数二十名,这个班的二十个人显然都是极为不靠谱的。
就算监考是出了名严格的老师。
但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这种时候,就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团结协作共渡难关,展示王者学院团结一致的校风了。

——填空倒数第二道,这道题我会,写13,求救选择第七道怎么写?
刘备趁着老师背过身去,一个抛高投掷将纸条扔到了李白那里。
李白眼疾手快攥住纸条,状若无事假装写着考卷。暗地里左手悄悄将纸条展开,眼睛瞄了几眼,朝刘备比了个4的手势。
——喔。选d啊。
刘备朝李白比了个v,将答案誊抄上去转手给关羽附加了一份。

“老师!我没笔了!”李元芳机智地趁势吸引老师注意。
“…考试都不带笔,考什么试。”
老师唠叨几句,转身将讲台上的水笔递给了他。

秉承着这样的考风,他们很顺利地做完了卷子。
没过多久,考试便早早结束。

————叮铃铃铃。

悄悄祝自己考过考过考过x
出ssrssrssr
王者荣耀上王者王者王者

摸个莫名其妙的东西ww[盼愿]

大概会有男子组女子组……x
能不能撸全员……啊x

[盼愿]

愿他白衣长剑行天涯,一曲长歌诗百篇。

愿他坚守长安护江山,缉捕令出万人寒。

愿他千秋大梦无人扰,梦生庄周蝶生梦。

愿他才华横溢永不忧,有朝一日终得友。

愿他不信天地只信己,国士无双铭天下。

愿他恣意潇洒瞰世界,行且颂诗向远方。

愿他琴音出弦皆天籁,二人逍遥山水间。

愿他救死杀生永不悔,善恶因果一念差。

到时候去研究研究背景再来撸…x?
暗搓搓想要码女子组
继续问问有人一起开黑嘛?
押韵什么的……无视吧x【瘫】

摸段子ww

大概是清明节…?
蜜汁文风x
励志练段子xx
ooc求指教w

1.
“我来看你了。”
微雨拂草而过,润物而下。
雨声淅淅沥沥抚摸着泥泞路面激起细小水花,那似是漫天而下的雨水仍不管不顾落于人瘦削肩上。
身只觉着透心的凉彻刺骨,清明眸中却愈发坚定不已,似是想要将所有的事托盘而出。

“那时候的月光我还记得明晰,自从杀了你为家报仇,我却觉得你杀了“我”是为我好。”

露娜眸中难得柔和,俯身摸过崭新墓碑将白色花束置于下方,停顿片刻再次唇齿轻启。
“今年是兄长过的第一个清明,来年我还会再来的。”
语毕,深深凝望墓碑良久便转身离去,徒留一地风雨白花。
“兄长,今后的露娜,就只是月光之女了。”
那人的眼眸犀利如剑,月光的盛辉映于其上。

2.
李元芳捧着金黄菊花朝墓地走来。

比起曾经的稍显莽撞冲动,如今的李元芳显然早已成熟了许多,成为了长安城的赫赫有名的办案能手。
只是每年这个时候,李元芳都会抱着一切繁琐公务不顾案件来到这里,静静地呆上一个下午,在墓碑旁耐心办公。

“狄大人,您看现在的痞子真是愈发嚣张了。不顾王法,不知其罪!”

李元芳执笔在纸上陈列着人名,眉头微蹙时而突兀地询问一句这里应该怎么做,那里应该怎么做。
只是等待良久却仍没有一人来指指点点其中错误。元芳眼神掠过墓碑,终是沉默良久红了眼眶,无奈叹口气暗暗发誓。

“就算没有狄大人,元芳也会守护长安的。”

【暗搓搓其实就是想来找朋友…开黑什么的xx】
【来啊造作啊x】